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哇!繁體版
全本免费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狂摇小尾巴 > 他很撩很宠

74.番外:陆执的一辈子(偏虐) 文 / 狂摇小尾巴

全Δ本Δ小说,网WwんW.『yznn→w→.com
    宁蓁以为重生就是自己这辈子经历过最神奇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当她看到树荫底下吸烟的少年, 她才知道, 神奇的事远不止于此。

    她竟然看到了少年时的陆执。

    这群少年围在树下吸烟,而他们都看不见自己。宁蓁仿佛骤然变成一个局外人, 看着他们的故事。

    陈东树捻灭烟头,问陆执:“执哥,晚上要去和小学妹她们玩不?”

    陆执彼时十七岁, 闻言眼皮子都没抬: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无趣。”

    宁蓁看着穿白衬衫的少年兀自出了校门, 而现在还是上课时间,少年们赶紧跟上他:“执哥,去打游?#20223;穡俊?br />
    陆执淡淡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宁蓁的身体仿佛不受控制,跟着陆执他们走。

    陆执打了一晚上的游戏, 其他人半夜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宁蓁成了魂体,只觉得无聊,趴在陆执肩头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到?#35828;?#20108;天早上, 少年拿起外套,默默去上学。

    她心想,他年少时过得挺颓废的。

    早夏, 阳光初升。

    陆执趴在桌子上睡?#27809;?#22825;黑地。

    班主任带进来一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宁蓁呆住,那正是十六岁的自己, 上辈子的自己。没有戴口罩,羞涩地仿佛一朵含苞的花儿。

    然后她下意识去看那个原本在睡觉的少年。

    他慢慢直起身子, 弯了弯唇角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的初见。

    宁蓁终于知道自己在经历什么,她竟然回到了陆执的上辈子。

    其后发生的事情一如自己的记忆, 少年使劲浑身解数追求少女,她?#20013;?#21448;怕,常常?#27426;?#24471;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宁蓁看着,忍不住轻轻笑,原来站在别人的角度,看自己和陆执的年少,真是又单纯又美好。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她一路看着他们长大。

    看他在班上威胁少女亲他。

    那年少女总是很早来学校,学校在端午以后要求睡午觉,他知道她来得早,自己也早早来陪她。

    八月盛夏,她长长的睫毛垂着,认真在看物理书。

    他撑着下巴,漆黑的眼睛认认真真地在看她。

    陆执没?#22871;。?#21561;了个口哨。

    声音上扬又轻快,逗得做题的少女压根儿没办法静下心。她软软说他:“你安静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周围安静,只有一两个学霸在埋头苦读。

    他低笑:“凭什么听你的呀?”

    她没办法,抿了抿唇,心想当他不存在好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道:“要我听你的也成啊,和我接个吻呗。”

    她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没?#22871;?#21683;了起来,满脸通红。“陆执你!”

    “?#20197;?#20040;?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这?#21482;埃摇?br />
    “你就同意了?嗯?”

    她就要被他气哭了!

    少年眼里酝满笑意:“或者给我摸摸手也成。”

    做?#38395;?#20320;。

    成为魂体的宁蓁看着可怜巴巴的少女,也忍不住笑。如果可以?#38405;?#23569;的自己说话,真想说,你打这小混账啊,他个小色胚,会越来越得寸进尺的。

    ?#27426;?#24180;少的自己?#26469;?#33804;萌,老是傻乎乎往陆执布的陷阱里面跳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两个在一起,甜蜜总是居多的。

    他?#21482;滌制?#27668;,但是特别会哄人开心。

    后来回忆起,她短暂的生命,最好玩最快乐的时光竟然都是他给的。

    宁蓁看着陆执慢慢长大,看着他最后回了陆?#25671;?br />
    那个时候他20岁了。

    正是少女生命的最后一个夏天。

    那年天气特别热,地表温度达到了四十多。她听见他承诺陆爷爷以后会好好经营陆家,但是希望这几年能去陪一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陆爷爷默许了。

    他意气风发,踌躇满?#23613;?br />
    直到少女死在他的怀?#23567;?br />
    宁蓁不忍再看下去,?#27426;?#20182;的人生仍然在继续。

    失去少女的第一天,他抱着那句冰冷的尸体,满眼猩红,谁劝也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后来是刘威说:“陆少,你看,她这么好看,?#27426;?#29616;在是夏天,她的尸体保存不了多久,她肯定不希望自己不好看,你让她永?#35835;?#20303;这份美丽吧。”

    陆执眼里没有色彩,轻轻松了手。

    第一个月里,他始终睡不着觉,辗转难眠,常常半夜惊醒,就去落地窗前点烟。

    烟才点燃,他又狠狠捻灭。

    然后他吃安眠药,剂量很大。

    宁蓁看着很担心,心想他还这么年轻,以后怎么办?#20800;咳欢?#30475;着他睡着以后眼角沁出泪,她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个月,他一个字都不曾说过。

    直到有天早晨,他睁开眼睛,问还在浇花的郑阿姨:“我什么时候可以回A市上课,快开学了。”

    郑阿姨的泪当场就下来了:“阿执你别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你这样下去会疯的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他已经高中毕业一年多了。

    ?#27426;?#20182;忘了,他想着有一天回到A市学校,她还能坐在窗台前,捧着一本书看。

    陆执后来回过一次A市。

    在宁家门口站了一|夜,从此再也没有回去过。

    第二年开春的时候,陆爷爷给他请了一个心理医生。

    据说可以?#20040;?#30496;术让人遗忘?#32431;唷?br />
    陆执从陆?#39029;?#23625;里拿了一把枪,指着那个医生的脑袋,?#32842;?#20102;许久,说了一声滚。

    没有人可以剥夺他的记忆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陆爷爷的身体已经一天不如一天了。

    陆执开始接管陆?#25671;?br />
    他仿佛一瞬变了一个人,常常?#24187;?#19981;休地处理公司的事。刘威来辅佐他,一开始他很笨拙,什么都在重?#36153;В怕?#29359;错,被暗地里嘲笑。

    他不在意,一看就是一整夜。

    刘威觉得他上司疯魔了。

    有一年平安夜。

    B市下起?#25628;?#38470;氏财团给所有员工都放了假发了津贴。

    刘威想起还有个重要文件在公司,半夜匆?#36951;?#21435;公司拿。

    47层亮?#35828;?#20809;。

    刘威把门打开一条缝,就看见24岁的陆执,站在玻璃窗前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彼时万籁俱寂,他的脚下万家灯火,他孤零零一个人,衣衫单薄。窗户开着,鹅毛大雪?#36861;桑?#33853;在他的衣领和眼睫,他站着不动,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他25岁时候,已经把什么真相都调查清楚了,包括陆爷爷没有及?#26412;?#20154;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他平静得可怕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刘威心想,这几年陆执从来没有提过宁蓁,时间是那么残酷的东西,陆执肯定能慢慢遗忘的。

    她于陆执的生命不过昙花一现,他还有大好未来,以后也要结婚生子,久了总能忘了她。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第二年秋天,陆执以?#20570;?#25163;段让晋家倒台。

    他已经26岁了,成了B市无人不知的传奇。

    陆家空前鼎盛。

    刘威以为一切都好起来了。

    大年夜的晚上,陆执亲?#31181;?#20102;一晚长寿面。

    他没有吃,坐在空?#21561;?#30340;长桌对面,打开了一份文件。

    那是详细的调查。

    唐琢的科研项目很出色,有可能是未来能造福人类的大科学?#25671;?br />
    宁爸爸搬离了A市,拒绝了唐琢的照顾。和徐倩一起去了H市,两个人?#20004;?#36824;不能走出回忆。

    还有童佳,她去年已经结婚了,嫁了一个老实本分的男人,开始转行记者,今年听说刚怀了?#23567;?br />
    陈东树?#22836;?#23195;媛的孩子已经一岁了,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。陈东树做了爸?#37073;?#28176;渐沉稳下来,没了年少时嬉皮笑脸的模样,是个很有担当的男人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份文件是肖峰,他自立门户,开了公司,现在公司才起步,但是前景很不错。

    陆执看完,把所有文件压|在长寿面的碗下。

    离开了空?#21561;?#30340;客厅。

    如果她还在,这一定是她想知道的一?#23567;?br />
    到了下一年夏天。

    陆执开始咳血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这件事,他很平静地处理掉痕迹,打开了上锁的抽屉。

    抽屉里是一支?#30452;?#21644;一个粉色的发卡。

    这竟然是她留在他生命里最后的东西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全是他?#37027;?#34255;的。

    年少时,喜欢到快成变|态了。

    后来却从来不敢拿出来,呼吸都成了痛。他把它们放在西装口袋里,订了回A市的机?#34180;?br />
    阳光晴朗,天空湛蓝,那一天正是周末。

    三中?#32769;?#36824;看得出当年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脱下西装,穿上当年的白衬衫,校园里除却三两声蝉鸣,安静得不可?#23478;欏?br />
    陆执回了七班。

    教室里挂着高考宣言的横幅。

    窗外微风吹过,梧桐树尚且嫩绿。

    他坐在教室第三排?#30475;?#30340;地方,恍然还能感觉到她曾经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记得她算不出题时,喜欢用?#23454;?#30528;下巴,笑起来时眼睛弯弯,还带着几分天真和稚气。

    她喊陆执时最娇。

    怎?#32431;?#37117;可爱。

    他从裤袋里摸出?#30452;屎头?#33394;的发卡,放在同桌的位子上。

    假装那里还有个女孩子,在盛夏的早晨,大眼睛朦胧,带着几分?#22478;?#30340;睡意,小声喊他:“陆执,你压着我卷子啦。”

    哦,真是对不起啊宁蓁。

    他拿出?#21069;言?#31359;过她心脏的匕首。

    抵上自己心脏的位置。

    魂体的宁蓁,早?#35328;?#19968;旁的课桌上哭得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她见了他的一生,却也宁愿自己没有见过这一生。

    这一年他27岁。

    眉眼还能看出当时少年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听着他声音沙哑,仿佛道尽了一辈子苦痛。

    那也是他这一生最后一句?#21834;?br />
    他说——

    小同学,夏天来了。

    2018.9.17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返回最新?#38470;?#21015;表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?#20174;?#20197;处理。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。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?#20667;执?#20043;处,?#19978;?#25105;们举报

Copyright©2014 全本小说网(www.yqiz.tw)拒绝弹窗 免?#35328;?#35835;

035期二肖中特
    <sup id="rl3d1"><menu id="rl3d1"></menu></sup>

    <dl id="rl3d1"><ins id="rl3d1"><mark id="rl3d1"></mark></ins></dl>

    <dl id="rl3d1"></dl>

    <em id="rl3d1"></em>

      <progress id="rl3d1"><tr id="rl3d1"><object id="rl3d1"></object></tr></progress>

        <sup id="rl3d1"></sup>
          <dl id="rl3d1"><ins id="rl3d1"></ins></dl><div id="rl3d1"></div>
            <div id="rl3d1"><tr id="rl3d1"><object id="rl3d1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<dl id="rl3d1"><ins id="rl3d1"><thead id="rl3d1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rl3d1"><tr id="rl3d1"><object id="rl3d1"></object></tr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rl3d1"><ol id="rl3d1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rl3d1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rl3d1"><ins id="rl3d1"><mark id="rl3d1"></mark></ins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rl3d1"><ins id="rl3d1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l3d1"><ins id="rl3d1"><mark id="rl3d1"></mark></ins></dl><sup id="rl3d1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rl3d1"><tr id="rl3d1"><mark id="rl3d1"></mark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rl3d1"><ins id="rl3d1"></ins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l3d1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l3d1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rl3d1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rl3d1"><tr id="rl3d1"></tr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rl3d1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rl3d1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rl3d1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rl3d1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rl3d1"><ins id="rl3d1"></ins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rl3d1"><ins id="rl3d1"></ins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rl3d1"><span id="rl3d1"></span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rl3d1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rl3d1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l3d1"><ins id="rl3d1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rl3d1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rl3d1"><menu id="rl3d1"></menu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l3d1"><ins id="rl3d1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l3d1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l3d1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l3d1"><tr id="rl3d1"></tr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rl3d1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rl3d1"><tr id="rl3d1"></tr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捕鱼网页游戏 福建36选7第18094期开奖结果 今天30选5开奖结果 360德州扑克作弊器 甘肃快三三不同号推荐 p3试机号近200期 河北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华东15选5分析专家 快乐十分任三 中彩票漫画 广西11选5走势图买技巧 广西快三开奖历史查询结果 篮球搞笑段子评论 新疆18选7的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